位置:一手新闻网 > 旅游 > 正文 >

“反堕胎法案”背后的女性焦虑

2019年05月25日 20:53来源:未知手机版

李宗瑞 林熙蕾

>
The Associated Press5月15日,阿拉巴马州女州长、共和党政治家凯·伊弗签署了全美最苛刻的禁止堕胎法,表示“每一个生命都是可贵的,是上帝神圣的赐予”。该法规定,只有在孕妇健康受到严重威胁以及胚胎已经死亡的情况才允许堕胎。医生如果违反禁令帮助孕妇堕胎,将被处以长期监禁。
在此之前,乔治亚州、密苏里州、密西西比州、俄亥俄州和肯塔基州都通过了所谓的“心跳”堕胎法,禁止对怀孕6周以上的胎儿堕胎,而此时,女性通常还不知道自己已经怀孕。1973年的“罗伊诉韦德”案中,美国最高法院就赋予了堕胎行为合法性。但直到去年5月22日,BBC发表专题文章《合法45年了,堕胎议题还在撕裂美国社会肌理》。堕胎议题被长期讨论的背后不仅是女性选择权与个体生命权之间的较量,甚至被裹挟在政治利益之中,成为党派间相互博弈的砝码。
但是,对于单身女性而言,阿拉巴马州严苛的反堕胎法案势必引起更大的焦虑与愤怒,在这之前她们就一直被提醒:年龄增加正在影响生育能力。生育技术的快速发展使女性生育的时限得以扩展,反堕胎法案的出现却在缩减女性的选择,让她们很有可能在没有做好准备时就成为母亲,而政府也未必为母亲和孩子做好了这个准备。
《性爱自修室》中反堕胎人士的言论1.“条件性不育”:经济负担与单身生活
据估计,在40至44岁没有孩子的女性中,大约有一半的人并不是自己选择不要孩子,而是没法选择。
梅兰妮·诺特金(Melanie Notkin)在她的《生活在他处》(Otherhood)一书中讲述了她所称的“条件性不育”,她说这是“我们这一代人的单相思”。对于像诺特金这样的女性来说,没有孩子不是自己的决定,也绝不是她们想要的生活。“我们没有伴侣所以没有孩子,但总是有人误解我们,以为我们不要孩子是自己的选择,这样的误解令我们更加伤心。”她这样写道。诺特金说,渴望有孩子而自己没有孩子的女性,她们“有许多孩子”:“我们可以让自己喜欢的孩子充斥在我们的生活中,如我们的侄子侄女,我们朋友的孩子”。
克里斯蒂娜在俾斯麦领导一个女童子军。她在写求职信时说,“女人没有孩子似乎有点奇怪”。但是克里斯蒂娜喜欢孩子,她还说,“我想,让这些女孩们看到一个35岁的女人没有结婚、没有孩子但是事业成功,这是很重要的”。领导女童子军对她而言“是融入孩子生活的一个途径,也许我也可以练练怎么为人父母”。
有些女性没有孩子既不是自己的选择,也不是因为什么偶然的原因,是介于两者之间的一些复杂原因导致她们无法生育。对于这些女性而言,喜欢别人的孩子并不总能产生满足感。这些女性并非没有考虑过单独要孩子,随着这种情况越来越普遍,不考虑几乎是不可能的。
华盛顿的那位小说家艾略特有一个女性朋友,38岁仍然没有和任何男性交往,心情非常焦虑。艾略特写到她们之间有过一段对话,“她一直想要孩子,一直想结婚建立家庭,但是她算了一下,感觉(一个人抚养一个孩子)绝无可能。她是老师,每个月的收入只够勉强维生”。
艾略特搬到华盛顿离她的两个侄女更近一些。她说,她搬家的部分原因是接受了将来自己不会要孩子的事实,从经济和情感上来说,“我一个人抚养孩子负担太重了,我并不是那种有了孩子就认为生活完美的人,所以要接受没有孩子的事实,比接受单身生活更加容易”。
艾略特说在她35岁左右的时候特别想生孩子,后来她就写了一本书。“我现在不再有那种渴望也是因为我创造了另一样东西,我的创造力得到了很大的满足。”艾略特在开始写第二本书了,她说,“也许我的生活本来就该这样,我非常幸运,在写作方面有如此广阔的精神空间”。

本文地址:http://www.ysj98.com/lvyou/1079981.html 转载请注明出处!

今日热点资讯